末俗小說 >  7號基地 >   第八章 一刀

-

格鬥場五樓,一間包間內,落地窗前站著兩道身影,站在這能夠輕鬆的俯瞰整座格鬥場。

“新人,有意思。”站在左邊的中年戴著的眼鏡架在鼻梁上,眯著眼睛朝著格鬥場看去,猶如一條陰冷的毒蛇。

“眼鏡蛇,你讓萊恩參加格鬥,不怕損失一名手下?”旁邊的中年四十來歲,手上搖晃著酒杯。

“他自己缺錢用了,僅此而已。”眼鏡蛇聲音略顯沙啞,盯著下方萊恩對麵的許末道“怎麼總有新人喜歡送死,秦仲,要不要賭一把?”

“拿萊恩和新人來賭,眼鏡蛇,你看我像傻子嗎?”秦仲笑著道。

“十比一賠率,我一萬,你一千,小玩一把。”眼鏡蛇轉頭看著秦仲道。

秦仲看了一眼下方,點了點頭“一千對我而言可不是小數目了,不過既然你有興趣,陪你玩一把,就當為格鬥場經費做貢獻了。”

說罷兩人直接掏錢,交給身後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,她是格鬥場的侍者,每一場約定的賭局,格鬥場的侍者會充當公證人,作為報酬,格鬥場收取一定份額的提成。

秦仲,他是格鬥場的直接負責人。

…………

格鬥場上,重金屬音樂刺激著觀眾的情緒,格鬥還冇有開始便有很多人在大吼著。

“萊恩,砸死他。”

“將他的刀奪下,刺進他的心臟。”

許多人瘋狂的吼道,比格鬥場中的萊恩自己還要激動。

“挑戰者,新人,代號獵人;應戰者,萊恩,四勝。”頭頂上傳來一道機械聲音,萊恩甚至冇有帶頭盔,隻帶上了護臂,他極其輕蔑的盯著許末,如此瘦弱身材,經得住一拳嗎?

“這新人不會又是個賭徒來送死吧?”

“就這弱不禁風的樣子,也敢走上格鬥場,這是要錢不要命了。”

“萊恩四戰都擊殺了對手,這次也不會放過,這小子多半是死人了,獵人?”

“砸死他,萊恩,不要用第二拳。”

無數道聲音鑽入許末的耳膜中,他安靜的站在格鬥場上,燈光在身上掃過,在這狂野的氛圍下,他感覺和整個世界隔絕了。

許末閉上眼睛,周圍的一切都清晰的印入腦海之中,包括格鬥場周圍那些瘋狂、猙獰的表情,所有的一切都彷彿在放慢,一幀一幀的跳動著,他的腦子就像是一台機器在運轉。

他的手很穩,強烈的戾氣被他壓製著。

手中的彎刀在燈光下閃爍著冰冷的寒光,許末握緊刀柄,在這一瞬間,他身上的氣場發生了變化,湧現出一股強大的自信,就像是曾經一次次麵對的極限挑戰一樣,更何況,這場戰鬥在他的計算中,危險性為零,他必勝!

“開始!”

聲音響起的那一刹那許末睜開了眼睛,那雙眼瞳之中射出一道寒光,他的身體動了,腳步踏在格鬥場,瘦弱的身軀展現出強大的爆發力,朝著萊恩奔去。

“吼吼吼……”格鬥場周圍的觀眾興奮的大喊著。

新人,主動出擊?他們彷彿看到了萊恩的護臂砸碎對方的腦袋。

萊恩雙臂舉起,腳步踏出,眼睛盯著朝他靠近的許末,做出格擋的姿態。

許末的身體來到萊恩身前,彎刀直接劈下,一氣嗬成,在他的精神力感知下,萊恩的動作很慢。

萊恩掃了一眼許末彎刀劈下的位置冷笑一聲,左手手臂舉起以護臂格擋,和之前的招式是一樣的。

“嗯?”

萊恩忽然間發現彎刀的軌跡有些詭異,並非是筆直的劈下,而是化作一道弧形,如一輪彎月,在他手臂舉起的那一刻彎刀的速度陡然間加快,像是精確算準了他的動作。

鮮血飛濺在了臉上,萊恩並冇有感覺到疼痛,隻因為那一刀斬斷他手指之後便映入了他的眼瞳。

“噗呲……”

鋒利的刀斬下,萊恩額頭出現一條血線,他的眼睛都冇有閉上,死死的盯著身前瘦削的麵具身影,隨後,他的身體直接倒了下去,鮮血染紅了格鬥場。

一刀!

圍觀的觀眾忽然間安靜了,咆哮聲戛然而止,隻有重金屬音樂依舊在人群的耳膜中震盪著,所有人都盯著許末,停頓了一瞬間,下一刻,更加瘋狂的吼聲響徹格鬥場。

對於觀眾而言誰勝誰負並不重要,他們要的是刺激,要能夠燃燒他們的神經,這一刀無疑做到了。

冇有人看好、認為會被一拳砸死的許末,他一刀劈殺了四連勝的萊恩。

此刻許末的彎刀上依舊滴落著鮮血。

許末盯著那具屍體,眼裡冇有絲毫的罪惡感,萊恩闖入‘他’家殺人的畫麵依舊曆曆在目,這是原主留給他最深的記憶!

將彎刀扔在了格鬥場,許末轉身朝著通道走去,他並冇有享受周圍的歡呼聲,這些人並不是在為他而歡呼,而是在為野蠻、為殺戮歡呼。

格鬥場的通道裡麵,之前的接待女子已經在這裡等待著了,見到許末走來非常客氣的鞠躬道“獵人先生,這是你的出場酬勞。”

許末將一千八百聯邦幣接過,輕聲道“謝謝。”

說著便朝外麵走去,後台其他人都盯著許末,沙窐爾同樣看到了剛纔那一場格鬥,雖然萊恩可能大意輕敵了,但許末的一刀的確非常驚豔,以後遇到他要小心些了。

“獵人先生要在這裡休息片刻嗎?”接待追上許末道。

“不必了。”許末搖了搖頭。

“我送先生。”接待也冇有留人,將許末送至通道外,隨後道“獵人先生下次來的話,出場酬勞定然會高許多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許末背對著她點了點頭,繼續快步離開,走出了格鬥場,也冇有在賭場這邊停留,直接離開了這裡。

萊恩是殺‘他’一家的凶徒之一,另外還有三人冇有出現,還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,不過萊恩出現在了黑市,另外幾人極有可能也會在黑市活動。

兵工廠的勢力應該很強,隻是這種事兵工廠不一定需要自己出手,萊恩極可能是被雇傭的,還有,他剛纔聽到有人說萊恩是眼鏡蛇的手下。

眼鏡蛇是誰?執法隊在裡麵扮演了什麼角色?

這次借格鬥殺死了萊恩,在外人看來隻是一場普通的格鬥而不是複仇,應該不會有人注意,但還是要小心一些,不能讓人查到他身上。

許末走出賭場之後快步朝著黑市外走去,很快他發現有人跟了出來,顯然有人好奇他的身份,雖然不知道是誰,不過許末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在黑市中連續穿梭幾次之後他臉上的麵具消失了,身上套了一件衣服,直到確定冇有人跟蹤,他才走出了黑市。

…………

許末回到百貨店,竟有種恍如隔世感,這裡和黑市裡麵,像是兩個世界。

“許末,你回來了。”米亞見到許末回來甜美一笑,她正在講故事給幺兒聽。

“恩,辛苦米亞小姐了。”許末應道。

“不許這麼客氣。”米亞佯裝生氣道,也冇有問許末去了哪,看向幺兒道“許末,幺兒可聰明瞭,我打算以後也教她認字。”

坐在旁邊的幺兒抬頭看著許末傻傻的笑著,稚聲道“哥哥,幺兒喜歡聽米亞姐姐講故事。”

許末上前揉了揉幺兒的腦袋,輕聲道“那幺兒要記得米亞姐姐的好,知道嗎?”

“恩。”幺兒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“米亞小姐,我去換件衣服。”許末說了聲朝裡麵走去,冇有過多久便回來了,道“米亞小姐,我來看店,你去休息吧。”

“沒關係啊,你看店,我繼續講故事給幺兒聽。”米亞讓了點位置給許末。

許末坐了下來,淡淡的清香流入鼻息,他側頭看向身旁認真講故事的米亞,善良、溫柔的米亞像是這野蠻世界的一股清流,她不應該生在這野蠻的世界。

不知道巴圖老爺能否一直護著米亞小姐。

“許末,你看什麼?”米亞察覺到了什麼,回過頭看了許末一眼。

“冇什麼。”許末目光移開,米亞感覺有些怪怪的,如今的許末給她的感覺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,但是哪裡不一樣她又說不清楚!

s感謝唐悠悠悠悠、易小獅獅、半步滄桑本尊、慧慧、歸離丨、橫掃天涯、七月未時、我是犁天、言歸正傳·真、會說話的肘子、飛天魚本尊、溫暖若璿、老鷹吃小雞、作者沉默的糕點、上山打老虎額各位盟主,感謝其他兄弟姐妹們的打賞和票票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