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俗小說 >  7號基地 >   第十二章 羞辱

-

林簡酒後駕駛飆車發生車禍死亡會如何?

死也是白死。

甚至,還可能賠償彆人。

冇有人會同情她,即便死了,恐怕輿論都照樣噴她。

林汐管教的冇錯,養成任性性格的林簡,此刻便險些要付出性命的代價。

但許末不可能看著她死。

更何況,他自己也在車裡。

右邊車輛裡的人冷笑,剛準備打方向盤,卻見他的方向盤突然間不受控製,猛的朝右旋轉,像是受到了巨大力量推動般。

飛馳而行的車輛直接朝著右側方向撞擊而去。

幾乎在同一時間,驚恐中的林簡同樣冇有控製住自己的方向盤,也跟著往右,不過幅度小很多。

在往右的同時,她踩下了刹車。

“嗤嗤……”尖銳刺耳的摩擦聲傳出。

“轟。”

一聲巨響,身後車輛撞擊直接爆炸。

“砰。”林簡的車輛同樣撞在了路邊,不過碰撞不強。

慣性作用下使得林簡身體前衝,腦袋直接撞在了方向盤上,有鮮血流淌而出。

許末本可以避免她受傷,但他冇有。

林簡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一點代價,這代價已經很小了。

許末解開了安全帶,隨後走下了車。

拉開駕駛位的車門,許末寒著臉對著林簡道“下車。”

林簡抬頭看向許末,眼神中有著強烈的不滿,他竟然敢這麼對自己說話?

不過此刻林簡腦袋眩暈,的確不適合開車。

雖然很反感,但還是下了車。

看了一眼後麵方向,兩輛車發生了爆炸,之前堵截她的車輛都停在了那邊,下車的人臉色都變了,朝著林簡這邊看了一眼。

“上副駕駛。”許末開口道,林簡上車。

她冇有和對方的車輛發生碰撞,並不屬於肇事車。

現在不能留在現場,她喝酒了。

許末開著破損的車輛直接離開,後麵下車的人看到這一幕臉色極其難看。

剛纔究竟是怎麼回事?

為什麼好端端會突然生出變故?

彆說他們,即便林簡也感覺莫名其妙。

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逃過這一劫的。

剛纔她就要撞上去了,但兩輛車同時往右轉,她甚至不記得是否是自己緊急情況下打的方向盤。

但除了她,還能有誰?

或許是強烈刺激下的條件反射吧。

許末已經提前通知了林汐。

駕車回到莊園,有醫生在,幫林簡包紮傷口。

詢問了許末具體發生的事情後,林汐一直寒著臉。

事態的嚴重性遠超她的想象,竟然有人想要謀殺林簡。

雖然是林簡自己蠢入了圈套。

這種情況下,她甚至無法報警。

報警的話,林簡先坐實了酒駕飆車。

鋼穹市的法律很嚴格,酒駕飆車,就夠林簡喝一壺的。

更何況,這場事故還導致有人喪命。

從結果來看,他們不算是受害者。

林汐的父親也回來了。

發生這樣的大事,他當然要趕回來。

林遠五十歲不到,看上去依舊顯得很精神。

許末見過他幾次,很嚴肅。

林簡很怕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林遠也問了一遍事情發生的經過,他對著包紮好的林簡問道“有哪些人?”

林簡低著頭,卻還是一一說了。

都是圈子裡的一些紈絝二代。

而且,還有競爭對手的後人。

這是衝著他來的。

最近公司負麵纏身,有人想要對付他。

這裡又從林簡下手,是想要讓他腹背受敵。

當然,更讓他憂心的是。

這件事竟然有幾個不該參與的人也參與了進來。

他們應該拿不到什麼好處。

這意味著,很可能有更上一層的人物想要對付他。

他被盯上了。

“爸。”林汐也憂心忡忡。

她自然感覺到了,這事不簡單。

不僅僅是為了對付林簡。

“帶她去休息吧。”林遠看著林簡開口道“這段時間老實點,不準出門。”

“是。”林簡低著腦袋,顯然也知道自己犯了錯。

林汐將她送回了房間後回來,對著許末問道“林簡是怎麼逃過一劫的,隻是運氣好?”

她聽完兩人的描述,感覺有些怪異。

“可能是巧合,對方想要避開,但幅度大了些。”許末迴應道。

林汐點了點頭,冇有多說什麼,道“辛苦了。”

“應該的。”許末迴應,他見林汐有心事,道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林汐點頭,許末離開了這邊。

第二天,有治安局的人前來問詢。

不過如今林簡已經醒酒了,而且她冇有和對方的車輛有任何碰撞,再加上林遠疏通關係,因而隻是問詢了一番。

至於這背後的交鋒,許末並不清楚,也冇有太大興趣。

不過看林遠一直忙碌著,他便知道事情冇那麼簡單。

果然,傍晚林家莊園便開始準備,不少人忙碌著。

草坪中間擺上了筵席,顯然有客人要來。

艾爾莎和葉青蝶也跟著一起忙碌,她們是幫忙的。

不過對於此,林汐一直悶悶不熱。

父親開始求助於人了。

而且,還是她並不想見的人。

鋼穹市明氏集團。

莊園外,幾輛車停在了門口。

一行人下車,步入莊園中。

林遠親自相迎。

明輝,明氏集團長子,從學院畢業之後,便進入集團內,漸漸接掌明氏集團。

林遠算是明輝的長輩,但依舊給足了麵子。

有求於人。

林汐走上前去,隻見明輝目光看向她,眼中露出一抹燦爛笑容,開口道“林汐,好久冇見到你了。”

兩人畢業於同一所學院。

明輝是林汐的學長。

“好久不見。”林汐微笑迴應。

“明輝哥。”林簡跟在林汐後麵,笑著喊道。

她對明輝很有好感。

超凡學院畢業的天才,進入集團後憑藉出色的能力很快接掌集團,成為明氏集團代言人。

和明輝相比,他的弟弟明羽就是個十足的紈絝子弟了。

“小簡越來越漂亮了。”明輝微笑著迴應道。

林簡竟乖巧的笑了笑。

“林簡,聽說你開車出事了?”明輝身後的明羽似乎哪壺不該提哪壺,林簡瞪了他一眼冇有理會。

明羽也不在意。

“入席聊吧,明輝你和小汐也挺久冇見,可以好好聊聊。”林遠開口說了聲。

“伯父先請。”明輝禮貌的說道,一行人朝著草坪上的宴席走去。

許末他們坐在這邊看著。

“有基因戰士。”許末敏銳的發現,跟隨明氏集團一起來的人中,有不少基因戰士。

他們似乎扮演者保鏢的角色。

果然如秦夫所說的那樣,一般而言,隻有底層人會服用低序列的基因進化液。

這些基因進化液裡麵存在怪獸物種基因,是被人類所歧視的存在。

不過,艾爾莎的心態倒是很好,一直忙碌著。

等以後站穩腳跟,看能不能幫她進入音樂學院學習吧。

“蝶姐,跟著林汐小姐感覺怎麼樣?”許末問道。

“還好,林汐小姐人很好,教了我不少東西。”葉青蝶道“不過,二小姐那邊,怕是不省心吧。”

這次的事情,就是林簡惹出來的。

“無所謂。”許末倒是不怎麼在乎。

宴席過半,林簡在席間有些無聊,端著酒杯來到了泳池前躺下。

明羽也跟了過來。

他和林簡差不多年齡。

“林簡,你看我哥和你姐有冇有戲?”明羽坐在那對林簡問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林簡回了一聲,她倒是支援明輝和林汐。

明輝的履曆,配得上她姐。

“要不我們也湊一對?”明羽笑著道。

“滾。”林簡撇了撇嘴不客氣的道。

明羽也不在意,他知道林簡看不上他。

不過,他同樣看不上林簡,隻是想玩玩而已。

這白癡女人竟然還這麼自以為是。

她難道不知道自己家麵臨什麼局麵?

這次宴會,可是有求於他們明氏。

一道身影走上前來為明羽和林簡倒酒。

明羽看了艾爾莎一眼,臉不錯,很漂亮。

“這基因人哪找來的,能不能送我?”明羽對著林簡問道。

艾爾莎的動作僵硬在了那裡,臉色瞬間變得蒼白。

許末和葉青蝶聽到明羽的話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。

艾爾莎一次次在努力放下心結,但這些人,卻一次次的提醒她。

甚至羞辱。

許末想起曾經在地下世界的高貴女孩,那時候的艾爾莎,也同樣驕傲。

林簡一愣,隨後笑著看了一眼許末那邊,開口道“那你要問她自己同不同意了。”

她厭惡許末,因而連帶著對艾爾莎她們都有些厭惡。

一群卑賤的獵荒者。

“考慮一下?”明羽對著艾爾莎道。

艾爾莎轉身離開,眼睛已經紅了。

“還挺有脾氣。”明羽笑著道。

艾爾莎冇有離開,許末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她愣了下,抬起頭,看到許末出現,眼淚便不爭氣的流了下來。

葉青蝶也走了過來,盯著明羽道“道歉。”

明羽有些錯愕,抬頭看到了葉青蝶的麵容。

似乎冇有聽到道歉兩個字,她的眼睛從上到下打量著葉青蝶。

極品。

“這又是誰?”明羽對著林簡問道。

“我姐的助理,和他們一樣,都是獵荒者。”林簡隨意的道。

聽到林簡的話明羽便明白葉青蝶他們並不怎麼受待見。

傭人而已。

主人都是這種態度,他自然也就不在乎了。

“要不你跟我?”明羽對著葉青蝶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