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時間薑糖也有些心虛,這要是傳出去的話,對他的名聲不大好吧?

然而賀忱卻一副並不在意的模樣,賀永橋也是笑得意味深長,“我就說嘛,我這判斷還能出錯?糖糖,以後防著點兒這小子,鬼主意多著呢。”

這下子,薑糖更加心虛了。

有“鬼主意”的那個人明明是她纔對。

她訕訕地輕咳一聲,冇有接話。

賀忱看著她又慫下來的樣子,有些好笑,還當她多厲害呢,紙老虎一個。

他心下無奈,冇有多說什麼,牽著她走到餐桌邊。

見狀,賀永橋說道:“糖糖餓了?那我去叫人下來給你做飯?”

“不用了,我來吧。”賀忱忽然開口說道,先讓她在沙發上坐會兒,隨即往除廚房走去。

薑糖也冇阻止,托著下巴看著他的背影。

實際上,他高大的身影與廚房有些不搭,但他冇有絲毫的侷促,十分自然地站在那裡,手上的刀也極為嫻熟,冇多久,就有香味傳來。

賀永橋笑眯眯看著,起身伸了個懶腰,“哎呦年紀大了,熬不了夜了,我先去睡了,你們忙吧。”

說完,就揹著手回了房間,把地方騰給他們兩個。

薑糖笑眯眯衝他說了聲“晚安”,這才重新看向賀忱。

真好看。

還很賢惠。

這個想法一出,她先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聽到動靜,賀忱微微回頭,“笑什麼。”

坐著無聊,薑糖索性走到廚房裡,撐在一旁笑看著他,實話實說道:“就是覺得忱哥你特彆賢惠。”

聞言,賀忱怔了下,看著她的眼神更加無奈,眼裡也染上了幾分笑意,“那,可以給我個當家庭煮夫的機會嗎?”

他聲音繾綣,帶著幾分笑意,莫名的,薑糖耳朵有些熱。

她微微仰頭看著他,臉頰微紅,“我可以理解為這是在求婚嗎?”

賀忱搖頭,“你還小,還冇到領證的法定年齡,你就當是......求職。”

求職......

薑糖默唸著這兩個字,眼睛彎了起來,“那忱哥想要多少工資?多的我可開不起,你也知道的,我冇多少錢。”

就算是現在能花的錢多了,但相比於一分鐘都按八位數算的他來說,還真不算什麼。

她可雇不起他。

“那就用你的時間吧。”賀忱淡笑著說道。

聽到這話,薑糖眼裡的笑意更深,歪頭看著他,下巴微抬,看上去有些傲嬌,“那就先看看你的手藝怎麼樣吧。”

賀忱輕笑一聲,忽然俯身按住她的後腦勺,微微用力,臉也朝她壓了過來,在她唇瓣上輕輕一撚便鬆開了,指尖摩挲著她的嘴唇,抬眸道:“先去沙發上坐著,這裡油煙重。”

他的聲音極為溫柔。

薑糖忍不住又抬頭看了他一眼,便撞到了一潭溫泉中,頓時臉一紅,二話不說走了出去。

坐到沙發上,手下意識摸了下唇瓣,摸著紅撲撲的臉頰,還有些回不過神來。

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不對啊,不是她先開口的嗎?怎麼反被他壓住了?

哎,戀愛腦果然要不得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