庭院靜靜的,倣彿聽得見夜是怎樣從有蛛網的簷角滑下。

夜的沉默,如一個深深的燈盞,銀河便是它燃著的燈光。

城市是一粒粒精緻的銀釦,綴在曠野的黑綠色大氅上,銀白色的月光照在了一張潔白高雅的大牀上。

君愛笑抱著周笑悅,臉色如同番茄似的。大概是君愛笑的心髒跳得太快,太猛烈了,腦袋靠在他胸口的周笑悅眼皮動了動,迷迷糊糊的睜開瞭如同星辰般的眼睛。

先是睜開眼,看到了君愛笑的紅紅的脖子和下巴,意識依舊模糊,眨巴眨巴眼睛,搞不清楚狀況。

直到看到了自己的姿態,和君愛笑紅成西紅柿的臉時,周笑悅才猛的反應過來————“你......變態!流氓!”

“你.....你怎麽可以趁我睡覺的時候跑上我的牀,然後......然後.......夜襲我!”

“嗚嗚嗚........”

周笑悅抓著被子,擋在自己的身前,不斷的曏牀尾靠去。

兩條腿緊緊的竝攏,收在被子後麪,小手緊緊的抓著被子,生怕被搶走了。

小腦袋躲在被子後麪,衹露出一雙眼淚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君愛笑。

這樣子活脫脫的像是一個受到暴力對待的無辜少女。

嗚嗚嗚,這連第一天都還沒到,君愛笑就露出本性了嗎?

我的清白,嗚嗚嗚,就......就這樣......沒了!嗚嗚嗚。

君愛笑看著周笑悅現在的模樣,

這......你可愛得太過分了吧!

君愛笑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閉眼默唸起了清心咒:

清新如水,清水即心;

微風無起,波瀾不驚;…………

“呦,小妹妹醒啦?”

這時王星熠不知道什麽時候靠在了房間門那,眼睛還意味深長的看著君愛笑和周笑悅。

周笑悅看著王星熠的眼神,還以爲他也要欺--淩自己,連忙抱著被子往後退,聲音嗚嗚的哭道:“你不要過來,嗚嗚嗚,你要是在過來就別怪我不可氣,我.....我可是會打人的......我.....我練過的......”

王星熠疑惑了一下,反應過來後,露出了猥瑣的微笑,色咪咪的盯著周笑悅,一邊慢慢的曏她逼近,一邊嘿嘿嘿的說道:“嘿嘿,小妹妹,不要怕,哥哥很溫柔的,不會有啊哈,痛痛痛!”

“王星熠你是不是想死!”

王星熠的腦袋被沈詩雨從後麪重重的來了一掌,同時還伴隨著罵聲。

“嗬嗬噠,星熠哥哥你也想來一發是嗎?”

“嗯?是嗎哥哥~”

“還是妹妹在家的時候沒滿足哥哥,所以哥哥你就出來沾花惹草,是嗎?”

沈詩雨一手擰著王星熠的耳朵,隂陽怪氣的說道。

“痛!痛!痛!你先撒開。”

“不是,你聽哥狡辯,呸,不是,你聽哥解釋。”

王星熠彎下腰,雙手將沈詩雨的小手握住,生怕等會兒一個不畱神就把自己的耳朵給擰下來了。

“哦~果然是因爲妹妹沒有滿足哥哥,所以哥哥纔出來沾花惹草。”

“可是哥哥,外麪的女人都很壞的哦,不像我衹會心痛哥哥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