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直播了一天,許舒煙毫無架子,親和度一再飆升,短短一天又吸引了幾千萬粉。

最後眼看要下播,粉絲們強烈要求許舒煙直播遊戲。

遊戲官方親降直播間,更助漲粉絲熱情。

許舒煙無奈,隻得答應下來。

雲千千聽說後直接去找短視頻的老闆談話,明天直播開啟打賞,最後所收入的統統捐贈出去。

扣上公益的帽子,一開播更是創造了直播觀看數量有史以來最多人數。

許千城聽說小妹要直播遊戲,更是帶著自己的團隊親自助播,四個人隨機從直播間選粉絲一起打遊戲,將熱情更是拉到了最高。

直播一天下來,許舒煙都有些腰痠背痛。

雲千千拿著手機驚歎,“舒煙姐,猜今天一共賺了多少錢?”

“多少錢?”

許舒煙倒是無所謂,不管多少,她還是會貼些錢。

“三千多萬,牛批,真是牛批。”

雲千千感慨,舒煙姐一部電視劇也就這些錢了。

許舒煙驚訝,“這麼多呢?”

雲千千點頭,“而且遊戲官方也募捐了一千萬,短視頻老闆也說要捐錢,舒煙姐,這麼多錢,乾脆成立個基金會吧,就以舒煙姐粉絲團的名義。我剛纔跟老闆商量過了,老闆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。”

“你看著辦吧,另外把我電影的片酬也拿出來。”

許舒煙說完,雲千千不禁咋舌。

“舒煙姐,這些打賞的已經很多了。”

許舒煙搖了搖頭,“冇事,都拿出來吧,我也想為霍方淵多行善。”

雲千千聽得鼻子泛酸,舒煙姐從來不迷信,現在竟然也開始信這些了。

基金會一成立,無論是粉絲團還是路人都沸騰了。

這麼一個人美,心善的偶像,纔是值得他們一直追尋的偶像。

然而很快,就有人質疑許舒煙在炒作。

畢竟圈子裡的人都知道許舒煙也參加了競選影後,那些競爭對手也紛紛買通水軍開始抹黑。

這個時候,雲千千跟餘初傑可坐不住了。

直接拿出許舒煙這麼多年做的慈善,每一筆都能讓那些黑子汗顏。

許舒菸絲毫冇有將此事放在心上,影後評的是演技,她做慈善純屬是為了霍方淵。

劇組。

許舒煙剛拍完一條,就看到幾個主演對自己議論紛紛。

議論的內容,無非就是她最近炒作。

許舒煙埋頭看劇本,就算是能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七七八八,但也絲毫影響不了心情。

“舒煙姐,你榮獲國內慈善大使的稱號了。”

雲千千朝著許舒煙跑來,嘴裡還大聲嚷嚷著。

許舒煙掏了掏耳朵,問了一句,“什麼時候的事情?”

“就在剛纔啊,官方親自發的聲明授予煙慈善大使的稱號。”

雲千千扯著嗓子喊,震的許舒煙忍不住側了側頭。

“這麼大聲乾什麼?”

雲千千輕哼,“我這聲音還大嗎?我恨不得拿個喇叭滿世界的嚷嚷。這群狗眼看人低的東西,網上一點流言他們聽風就是雨,非要打他們的臉。”

“倒是冇有這個必要,清者自清,我要是在意網上的那些言論,早就退出娛樂圈了。”

許舒煙調侃笑完,雲千千卻是認真搖頭,“這可不行,現在是關鍵時刻,關於舒煙姐的負麵評論一個都不能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