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新聞釋出會馬上被緊急終止,直播也停了下來,新聞切換到其他的娛樂頻道,似乎在掩蓋什麼真相……

儘管有人在壓製訊息,但因為是新聞直播,所以之前赫子君所說的話全部都通過鏡頭傳播了出去。

總統夫人氣急敗壞,給赫子君打電話,電話提示關機。

她馬上打給皇少旗,質問情況:“怎麼回事?赫子君發什麼瘋?居然在新聞直播裡胡言亂語??”

“夫人,我已經終止釋出會了,也在處理輿論發酵。”皇少旗低聲說,“您放心,我一定做好善後工作。”

“這個瘋女人。”總統夫人非常生氣,“她是不是吃錯藥了?你讓她接電話。”

“您稍等。”皇少旗來到隔壁辦公室,把手機遞給赫子君,“總統夫人的電話。”

赫子君接過電話,“喂”了一聲,電話裡就傳來總統夫人激動的咆哮聲——

“赫子君,你腦子壞掉了?居然敢在新聞直播裡胡說八道?你不知道會造成什麼後果嗎???”

“後果?!”赫子君冷冷打斷總統夫人的話,“我隻是陳述事實,能有什麼後果?”

聽到這句話,總統夫人反而愣住了,向來在她麵前唯唯諾諾的赫子君,現在居然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。

這態度,有些反常!!!

“赫子君,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?”總統夫人的態度突然軟了下來,“他們是想挑撥離間,你千萬彆上當……”

“上當?上什麼當?上誰的當?”赫子君反問,“為什麼我們家的醫生會被人控製?是什麼人控製他?為什麼給我爹地驗屍的法醫突然失蹤了?怎麼也找不到人?為什麼我爹地的遺體昨晚突然被火化?是誰下的旨意?”

她一口氣問了這麼多問題,旁邊的閻萬裡都傻眼了。

皇少旗也是臉色大變,遣退所有隨從,並且親自去關上了辦公室的門。

電話那頭的總統夫人完全懵了,似乎冇有想到赫子君會在這個時候追問這些問題……

也許紙包不住火,也許真相總有水露石出的那一天,可現在……是不是太早了?

“夫人……”赫子君眯著眼睛,幽幽的問,“我爹地真的是被華小佛的毒蛇咬死的麼?還是被您下毒毒死的??”

聽到這句話,閻萬裡嚇得差點從椅子上跌落下來。。

“赫子君!!!”總統夫人怒喝道,“你是瘋了嗎?居然敢質問我?我不知道誰跟你說了什麼,我隻是出於好意纔將你們父女兩和華小佛約在一起見麵,至於後麵發生的任何事都與我無關!!”

“既然與您無關,那您為什麼要慫恿我召開記者釋出會?為什麼要給我父親安排法醫?為什麼要下令提前火化我父親的遺體??”

赫子君激動的質問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。”總統夫人根本不承認,“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些是我做的?我隻是一個閒人,每天就負責照顧女兒,看到你父親去世,多關心了幾句,你就給我安上莫須有的罪名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要是有證據證明我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,大可以去律法部告發我,不然就閉上你的嘴,汙衊總統夫人,我看你是活膩了!!!”

總統夫人撂下狠話,直接把電話給掛了。

赫子君拿著手機,氣得咬牙切齒,她早就知道,這個女人不會輕易承認,但是從這氣急敗壞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,整件事跟她逃不了關係……-